二人转已面目全非 恶俗演出培养低俗情趣观众

二人转作为东北地域民间艺术的形式,其自上世纪90年代大众文化兴起后,即表现为一种倾向于市场的活态的变化中,对于这种本土文化现象,本版已经作了多次系列讨论,而7月以来的多篇报道更从本质上解析了传统东北二人转的传承关系、二人转产生变异的根源,分清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二人转和当下走红市场的二人转的区别,并将辽宁的文化建设和东北文化形象建设引入系列报道等。

近日,二人转研究专家田子馥先生又写来新的思考,本版节选部分观点刊载如下。

在现代化面前,在全球化的浪潮中,传统民间艺术正以惊人的速度走向衰亡,这是一个无法回避的事实。对于当前已经商品化的二人转有两种评价的声音:一种认为二人转走进市场就是一种创造,就是一种保护和弘扬;一种认为商品化使二人转艺术遭到严重的损毁。

商品化,催化了民间艺术的当代变异。这种变异是不可克制的,也是正常的文化现象。是“创造”还是“损毁”,要看变异的本质。

第一,农民化的创生阶段,二人转是东北大地土生土长的艺术。在200多年的历史空间里,由初创、整合、吸纳到定型,它吐纳八方,不断地汲取东北各类民间艺术的精华,形成二人转演绎人物形式的独特性,创造了唱说扮舞的演绎传统。由于农业经济的封闭状态,二人转艺术只是量的增减,很少发生质的变异。

第二,规范化的审美阶段。1950年之后,二人转被纳入各级政府文化建设的规划之中。有专业人员参与二人转的艺术建设和组织建设,取其精华,剔其糟粕,按当代人的审美标准净化了舞台,净化了脏口,同时也净化了俗艺线。老艺人说:“说是骨头唱是肉”。结果是强化了优美的唱腔,弱化了“说”,史称专业二人转时期。从民间艺术变异的角度考察,这个时期的二人转虽然净化了脏口净化了丑角,但二人转没有失去根脉和灵魂,保护并传承了二人转的精华。

第三,商品化的去精取粗阶段。市场经济启动后,一些企业家从民间艺术中发现了商机,进行商业化开发,从客观上推动了民间艺术的浴火重生,但对其本身的杀伤力也是相当大的。商家既看好民间二人转的艺术价值,又看好它的经济价值。精粗美丑,有所选择,也有个渐变的过程。先是乘思想解放的时机,恢复了一些传统二人转,特别是一度被禁演的二人转剧目,获得一定的票房价值。同时包装小曲小帽,最主要的是包装说口,甚至包装最有票房价值的脏口。商家捕捉商机,总是跟踪部分观众的心理,一是猎奇,一是刚刚解放的性意识,并且将性意识转化为娱乐资源。东北民间的语言原本富于幽默之美,插科打诨,原本是喜剧艺术的佐料,幽默的“说口”,是一种智慧的体现,也是二人转精华的一部分。而脏口二人转除了满足一些人的低级趣味,也满足商家的攫取欲望。他们露骨地说,民间二人转“有了票房才有了硬道理”。同时玩起了杂耍杂技,包装流行歌曲,彻底剔除二人转,连小曲小帽也不唱了。这是产生一些恶俗表演的根本社会原因。

目前市场走红的粗劣表演,空借了二人转的名义,没有半点二人转的本质内涵,背离了二人转的审美精神,就连剧场打出“二人转才艺绝活”,也没有丝毫二人转的影子。这就是二人转艺术将在商品化中消失的确证。

商家为什么要拿糟粕变异为资源来拍卖呢?消费社会的文化逻辑摧毁了经典艺术品的“意义”和“深度”,也摧毁了艺术家作为“美”的发现者的崇高位置。其本质的缺陷在于民间艺术精品“意义”的丧失。这个时候,整个商演剧场再也听不到完整的二人转经典剧目,二人转本体已经被彻底边缘化,而且就连小曲小帽,也很难听到,所谓“唱”,不过是一些流行歌曲。而且连演出模式也都产业化了:每一对演员总是“四段式”演出:一段说段子,二段扯犊子,三段逗乐子,四段唱歌子,以及小品式的表演,把模仿秀、耍嘴皮子逗贫放在第一位,硬作为娱乐经济商品热卖给观众。观众听的是一样的说口,看的是一样的傻子,一样的“大猩猩”。产业化的结果已经将表演符号化了,没有了情感,没有了血色。他们所说的“创造”,也只是将令人唾弃的糟粕作为资源给予商品化。

“二人转演啥?二人转将来啥样?专家说了不算,演员说了不算,还是只有观众说了算。 ”真是这个道理吗?

关于生产与消费之间的互动关系,也同样适用于精神生产与精神消费之间的互动。但在商品市场,交换价值往往凌驾于使用价值之上,迎合文化产品消费者的消费需求就成了文化工业的必然选择。不可否认,一部分观众的低级情趣,曾经刺激低俗的精神生产,长期的低俗恶俗的演出,也培养了一批低俗情趣的观众。但观众在进入剧场之前是有绝对选择自由的,观众一进入剧场,就失去了自由选择的权利,只能听任表演者的灌输。自发的掌声,本是对表演的赞许和鼓励,但剧场里就连掌声也是表演者死皮赖脸“要”出来的。

演员们挖空心思投观众所好,迎合一些人的低级趣味也就成了他们取宠商演老板的主要手段。为了要掌声,有的演员不光是说脏口,甚至骂乐队、骂自己、磕头、下跪、打嘴巴,这不就是二人转演员“牺牲自我,娱乐大众”的精神吗?

老一代民间艺人说:“一个一味迎合观众口味的演员算不上一个好演员,真正有造诣的艺术家是能够用艺术的感染力去引导观众,引导观众的情趣,情操。”

二人转在商品化中受到损毁,发展到今天面目全非,不仅是商演老板“忽悠”了观众,也有各级传播媒体广泛传播的责任,商演再能“忽悠”也不过是千八人的小市场,而媒体一上星,至少是全国,甚至传播到全世界的“大市场”。面对民间艺术日渐衰落与消亡的趋势,大众传媒也应反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