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地方怪谈之陕西术士

明代隆庆年间,在京师的一个叫成佳的客栈里面住着一个从陕西过来的客商,这个客商行张,人称张老爷。张老爷的衣服以及仆从和骑着过来的马匹都很华丽,说是准备援例报效捐官的,听他说他家里之前没有出过一个官员,他想捐个一官半职,可以光宗耀祖。因此这次特意来到京城,把自己赚了的钱用来打点,希望能够混个好地方的官。

但是某一天,突然有个贫穷的老叟来寻访张老爷,仆人们不愿意替他通报,于是这个老叟就自己等候在门口,最后才等到张老爷得以相见。张老爷见了这个老叟后,神情意态冷落,一杯茶之后,没有别的问候冷暖的话。

这个老叟坐不住了,慢慢地露出请求帮助的意思,张老爷就不高兴地说:“这时捐官的款项还不够,哪里再有余力顾及到你呢?”没想到听到他说了之后,老叟却意下不平,对着众人一一讲述山西商人过去穷困,十多年来,这个张老爷一直靠了老叟才能维持生活;又曾帮助百两银子,让他经商贩卖,渐渐成为富人。

现今自己罢官流落,听到他到来,心里很高兴,以为有了救星了,能够帮助一下自己。也没有什么奢望,只是想得到过去帮助他的那个数目,稍稍偿还一点债务,这副老骨头能返回家乡就足够了。说完哭个不停,但这个张老爷好像不曾听见。

忽然同住这个客栈的的一个陕西人,自称姓赵,向张老爷作揖询问说:“这个老叟所说的确实吗?”张老爷听到问话后面色发红的说:“这事固然是有的,但自己力量有限目前不能报答。”赵说:“您将要做官,不用担忧没有借的地方。倘使有人肯借给您百两银子,一年内才偿还,不取一分一毫的利息,您肯拿来报答他吗?听到这张老爷勉强答应说:“很愿意。”赵说:“您只要写个借据,百两银子由我给你。”张老爷最终迫于公众的议论,不得已写了借据。赵收了张老爷的借据后,打开自己带的一个破旧的箱子,从中拿出百两银子,交付给张老爷。张老爷闷闷不乐地接过银子,又把它交给了老叟。赵又叫商家做了酒饭,留老叟及张老爷喝酒。

老叟十分高兴,张老爷只是应景陪酒,直到散席。老叟称谢而去,这个山西人赵某几天后也搬往别处,从此就不通音讯。后来张老爷检点箱子,发现少了百两银子,箱子上的扣锁封皮标志都像原样,并没有被动过的痕迹,因而无处可以查问。之后发现又少了一件狐皮背心,而在箱子里却有当票一张,写着当钱二千,和赵某备酒所用去的钱的数目差不多。

张老爷这才知道赵某原来是一个术士,姑且用来同他开一个玩笑。同房舍的人都暗暗称快。张老爷惭愧沮丧,后来也搬走了,不知道去了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