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80 难产遇险老公的反应让人崩溃他不配当爸

女人的一生中也许只有谈恋爱的时光是最美最幸福的,如果没有背叛和离开,则只需尽情享受他给你的好,无需承受所谓疼痛与煎熬。

而爱情过后,如果走进婚姻,也许光景总有一些不一样的地方。比如陪燕子生孩子,那真是我们此生中最难忘的事件之一了。生前的忙乱,在医院的揪心,以及听燕子哭喊的那种撕心裂肺,都让年轻的我们刻骨铭心。

然而,那还不是最恐怖的,后来孩子几次卡在产道里出不来,来回反复三次,死里逃生,差点难产,那才是真正给我们留下阴影的地方。

可护士说先不用着急,她要按照以往的经验,把孩子再推进去一次,然后再让孩子慢慢地出来,这样可能就会顺利出来了。

这个过程是非常艰辛的,燕子刚刚承受过一遍的痛苦要再来一次,我感觉她疼到快要晕死过去了。薇薇一边紧紧抓着她的手,想要给她力量,而我却看不下去,就出去让10块钱问他妈妈要怎么办?

当护士慢慢地把baby推回去,等孩子的头再露出来时,大海已经哭成泪人了,哭得护士都没辙了。她只好和大海说:“你不要哭,你该给她打气的,你一哭她就更害怕、更无助了。”

可大海就是哭得停不下来,我只好让大海到门口和10块钱待一会儿,让10块钱安抚一下大海。

我们是硬生生把大海推到门口去的,让门外10块钱安慰大海。期间,薇薇出去了一次,她说大海还是一直蹲在墙角,不停地放声大哭。

一个值班的黑人护士实在看不下去了,走过去抱着大海的头,让10块钱把她的话原封不动的翻译给大海听:女人生产就是这样,鬼门关里走一遭,你在这里哭有什么用呢?你该去给她打气,鼓励她,而不是一个人哭到不能自已,她不是死了,她只是在生孩子,你不要这么哭可以吗?发泄够了就进去陪着她,给她勇气,ok?

我中途跑出来透气,告诉10块钱我心里的害怕与担忧,我说我甚至怕燕子就那么疼死了。

10块钱突然抓着我的手说道:“我知道的,我知道的,你也没经历过,其实你们几个女孩子都不该进去的,可是我一个男人进去终归是不太好,没事的,不怕不怕。”说完还揉了揉我的头,安抚着我。

那一刻,有那么一个瞬间的恍惚,那种感觉像极了曾经的某一个时间,有人把我搂在怀里,给我安全与呵护。

我记得孩子被第二次推回产道的时候,燕子已经被折腾得筋疲力尽了,当护士再次摇头的时候,大海突然情绪崩溃,开始骂人。

燕子那时候已很虚弱,却还替大海跟护士解释说:“他只是着急,不是故意的。”

后来没有办法,护士只好再次让大海出去了。大海被我和护士送出去时,10块钱对我说:“你们现在就这样,换你去抓着燕子的手,薇薇抱着燕子,筱筱负责和燕子说话,我带大海去楼下冷静一下,他现在情绪不稳定,过一会儿我再把他带上来。”

他又用手摸了摸我的头:“如果你们三个都害怕,就不要眼睛盯着燕子看,你们都注视着前方,可能就没那么害怕了。”

说实话,我们确实非常害怕,但那时候真的也顾不得了,因为燕子已经没有力气折腾了。护士后来又和我们说,如果有巧克力最好给她吃一块。我们找了好久发现只有一块了,于是,一个电线块钱又飞快地买了一些送上来。

那时,大海的情绪比之前已镇定了许多。但是,当第二次孩子出来又被卡的时候,大海又忍不住了,他担心再这样下去,燕子会有危险。

医生来的时候,10块钱和大海就站在门口,是10块钱截住了医生。医生认线块钱:“你怎么不进去呢?是在这等我吗?进去说一样的。”

“我也不是男朋友,就是好朋友,这个才是她老公,因为他不懂英文,所以我才在这儿等着,帮忙问您的。”说完就指了指大海。

当医生仔细检查了以后,他觉得燕子还可以再最后试一次自然生产,如果不行再手术。

大海突然又哭了,医生刚要说话,一旁的护士说:“这个产妇一直是比她老公坚强,而他就是一直哭一直哭的。”

这时,我的电话响了,是大洋打来的,他说他和小菜,还有阿超都从苏格兰赶来了,刚下火车,问了医院路线后,就挂机了。

那时候,其实大家从平安夜的早上,一直折腾到傍晚,都是滴水未进的。大家都一致祈祷着,第三次可以成功。

但10块钱却在这时候把大海叫了出去,他说刚刚医生出去的时候他问过,如果燕子还是这样卡在产道难产,那羊水不够需要手术的话,一定要直系家属签字申请才可以,他问大海同意不同意?如果这次她还不行,那10块钱就会以大海的名义写手术申请,毕竟大海的英文没办法快速完成这个申请书。

国外医院都要求产妇自然生,不准随意手术剖腹生产,如果不是孩子脐带缠绕,或者产妇天生骨盆窄小,都是一概需要自然生产的,即便医生判定需要手术,也是要直系亲属写一个自愿申请手术的文件和责任自负的签名。

因为前两次都失败了,大家都很担心这一次。所以,当大洋问大家吃东西没,我们都直摇头,谁都没有心情。

大洋就说:“不然这样吧,小菜和大海进去吧,我和阿超在外边守着,你们都去楼下吃点东西,这样才有力气再回来接班。”

下楼前,10块钱特意和大洋阿超交代,那个自愿手术刨腹的责任书他已经写好了,如果这次还是不顺利,就让大海直接去签字。

可我们刚到楼下麦当劳的时候,大洋就打电话来说,第三次又失败了,他们已经在找医生申请手术了。

我们刚到麦当劳,准备吃点东西时,大洋就打电话来说,燕子第三次生产又失败了,他们已经在找医生申请手术了。

我们狠吞虎咽地吃了几口就往回跑,回去的时候,刚好燕子正往手术室推,医生让所有家属在门口等着。

我们在外边等了大概30分钟,从手术室出来一个护士,指着10块钱说:“你过来一下。”

护士解释说,进入产室后,那个刚换来的女医生让燕子再试了一次,结果这一次她居然就奇迹般顺出来了,没有再被卡住,她是来叫孩子爸爸进去剪脐带的。

我们终于都笑了,是真的笑出了眼泪,因为燕子总算平安了。只有大海还在那儿愣愣地看着我们,双眼哭得通红。

护士又看了一眼10块钱,嘴里嘟哝道:“你不是孩子爸爸,那你和医生聊个什么劲儿呢?”

10块钱尴尬地说:“那不是他不懂语言,我们都着急,我就代替他回答了嘛?”

10块钱后来和我说,当燕子终于在嘶喊中生完孩子,我走出门去的时候,我的脸色煞白,两腿发抖,像是随时都要倒下的样子,感觉我也像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道一样。那种身临其境的害怕是可想而知的。

我终于抽个空给我妈打了电话,报了平安,结果我妈立马来了一句:“你们可得看好了孩子,别给抱错了啊?”

我爸在电话那边笑道:“你有点脑子好伐?那医院白人多,中国孩子肯定少,看肤色也不会抱错的。”

只不过那时候大家确实都没经验,去病房也闹了不少笑话。真是燕子生了个娃,我们却是各种长经验了。

我们都在病房等了很久,燕子才送来。护士要我们给燕子准备点吃的,毕竟要在医院住3天2夜。大洋自告奋勇,说他去买好了。

大海却让我们都别动,他去店里给燕子做饭,然后他带饭来医院,再让我们都去店里吃饭和休息。

10块钱就说:“那这样吧,我们干脆把这3天2夜值班的人都安排好,毕竟晚上的话还是要有男生在比较好,晚上我来,女生晚上熬夜也不好的。”

我想了下说:“算了,晚上你一个大老爷们在这看燕子,万一她要去个厕所你怎么办?我和你晚上一起来好了,让大海回去休息。明天大海带着薇薇和筱筱过来换班,然后大洋和小菜换班。刚好第三天上午就可以出院回家了。”

可没多久大海就气冲冲地回来说:“说好的月嫂前天突然回国了,也没告诉任何人,现在月嫂公司也没有多余的月嫂了。这真是太让人气愤了,我该怎么办呢?”

国外其实没有坐月子这一说,韩国日本有月子中心,但英国都是当地华人自己弄的月嫂公司,而且只服务华人,月嫂大部分也是国内送过去的,雇主给出机票和签证手续。因为不正规,也不太专业,所以问题很多。

最后还是10块钱发话说:“实在找不到,那我们这些人就分开行动吧,只能我们大家来共同照顾燕子和baby了,总不能让燕子一个人带孩子不休息啊?先把眼前这几天的事弄过去好了。”

我突然觉得,不知什么时候开始,10块钱像是变成了我们的主心骨,我们居然都那么一致地听取着他的意见。

燕子这一次遭了太大的罪,看她睡着了,我们都不忍心打扰。10块钱就说他在这看着,我们都出去找地方坐一会儿。

后来,护士进来送孩子,把孩子的情况和10块钱说了一遍,然后又让他抱着孩子,还说:“要不要问问你太太,她需要洗个澡吗?”

刚巧薇薇进来拿手机充电器,听完他们的对话差点笑死:“这孩子跟你真是前世有缘啊,你这个干爹当定了。”

大海做完饭回来的时候,燕子刚刚醒,10块钱手里抱着的孩子也醒了,而且突然大哭起来,吓得10块钱抱着孩子就要去找护士。

隔壁床的爸爸忙建议说:“你看看她是不是要尿了?”然后让10块钱把孩子放在床上打开纸尿裤看看。

大海走过来接过孩子,结果 ,他刚一打开纸尿裤,baby就正好尿了他一脸,惹得我们都笑得不行了。

10块钱一边笑, 一边递给大海一个纸尿裤。可大海不会用,最后还是10块钱教他的。他说他外甥小时候用这个,是他姐姐教的。

我妈说:“一群傻子,那肯定是饿了呗,喂奶啊!去问问燕子有奶没,如果没有奶,就找奶粉冲奶啊。”

大海找到了奶粉刚要冲的时候,门口的护士一下子就冲过来喊道:“你们干什么?”

护士说着进去把帘子拉了起来,一顿操作,燕子并没有奶水,她就出去了,也没告诉我们该干嘛!

我突然想起来一个好朋友刚刚在墨尔本生了baby,就立刻打电话问她怎么回事。

朋友说为了保持baby的第一口母乳,护士是不会允许给baby喂奶粉的,让我们去护士站,给baby要水奶。

望着他走过去的背影,我们都没觉得没有什么不对,他好像很乐意,也比我们更有主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