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退维谷

走还是留?这是个问题。对于在河南建业苦坐冷板凳的弗洛雷斯来讲,如今他赢得一次中途转会重返澳超的机会。在短暂的中超日子中,这位顶着澳超MVP头衔前来建业的阿根廷球员过得并不如意,不仅没能如愿成为队中核心,甚至连首发的机会都屈指可数。对于建业俱乐部来讲,二次转会也是一次补充新丁的绝佳契机,如能用弗洛雷斯盘活不良资产,换来一位更需要的强力前锋或者中后卫,未尝不是一个双赢的选择。

8轮比赛1次首发,这就是弗洛雷斯的“建业现状”。对于一位曾经在澳超大放异彩的球员而言,难免不让他心生想法。从本赛季开始,澳洲媒体频频传出弗洛雷斯的绯闻,对此他本人也不置可否。不过,据队友反映,“老打不上比赛,他很不开心,一向的好脾气也变了,不太爱说话了,估计是动了走的心了。”

最近几轮比赛,建业队饱受红黄牌伤病减员之苦,但即便是内托或卡通戈缺阵,维斯雷恩也没让弗洛雷斯首发。上一轮做客金陵,甚至都没有带这个超级外援去,足以看出在战术层面上,弗洛雷斯已经被维斯雷恩抛弃。

高开低走,用来形容弗洛雷斯的中超之旅十分恰当。2011年的6月,当弗洛雷斯的名字与河南建业扯到一起时,中原球迷都欢欣鼓舞,当时球队正在金鹤范的手下备受12轮不胜的煎熬,大家都希望这个传说中的澳超最佳球员能为建业带来质变。

细腻的技术、灵活的跑位、不俗的脚法——第一次全队合练,弗洛雷斯就带来一股清风,让观战的球迷们兴奋不已。几天后,球队客场挑战天津泰达,在球队大比分落后的情况下,弗洛雷斯替补上场只用了几分钟就攻入一球。

随着比赛的深入,队友们开始对弗洛雷斯有了新发现,后卫更是直言,他比赛中一点也不防守,后防压力太大。一位教练分析道:“他的技术和速度、身体灵活这些长处国内球员也有,但对抗上却没有强壮的外援好,所以比赛中限制了技术的发挥。”

日前,澳大利亚媒体《广告者》撰文称,“无法在维斯雷恩手下获得立足之地的弗洛雷斯有可能回归老东家阿德莱德。”据悉,当初老东家阿德莱德开出了该队历史上最高的年薪——60万美元与弗洛雷斯续约,不过最后河南建业以80万美元年薪抢走了这位澳超MVP。按照协议,弗洛雷斯与建业的合同将在2013年底到期,不过,一旦有澳超球队开出有诚意的报价,建业俱乐部也不会强行挽留这个对本队用处不大的外援。

对于弗洛雷斯本人来讲,他当然愿意在能踢上主力的球队效力,只要薪水相差不是太多。近日,有大量阿德莱德球迷涌入弗洛雷斯的Facebook留言:希望你回到阿德莱德效力。弗洛雷斯虽然没有正面回答是否会重返澳超,但他在Facebook上写道:“我难以相信阿德莱德球迷把所有的爱都给了我,他们一直在支持我,而我也通过Facebook和其中一些球迷在保持联系。”

目前建业俱乐部也承受了较大的压力,因为成绩不太理想,球队也需要在二次转会中补充新鲜血液,俱乐部高层介绍:“教练组和俱乐部都达成共识,在前锋、中场和中后卫三个位置上都需要进人。但现在最终还没有确定,还需要看最近几轮的形势。”

有知情人表示:“如果能将弗洛雷斯换一些现金,再加上省下的年薪,也够买一个不错的前锋了。”当然,由于上一轮的惨败,维斯雷恩估计会做出调整,弗洛雷斯如果能抓住机会,命运或许峰回路转。

弗洛雷斯会走吗?在建业遭遇史上最惨的失败后,河南球迷不能不对这个新的动向感慨万千。一边正是用人之际,一边被寄予厚望的超级外援欲走还留,这让人情何以堪?事实上,正是因为风格和时间的错位,弗洛雷斯成了建业足球的牺牲品。

其实,从去年中歇期加盟后,弗洛雷斯的风头甚至超过了卡通戈。其轻巧的带球突破、灵动的跑位扯动,以及种种匪夷所思的即兴发挥,其技术和风格为建业史上所罕见。就个人的球性和悟性而言,阿根廷人让河南球迷耳目一新。

遗憾的是,上赛季还如鱼得水的技术奇才生不逢时,碰上了维斯雷恩。在注重力量、拼抢和防守的荷兰教头手下,崇尚技术、个性十足的弗洛雷斯失去了主流地位。在这股浩大的反技术洪流中,他成为一个另类,进而沦为鸡肋,直至一个牺牲品。

在建业目前的外援中,最得到维斯雷恩青睐的是最廉价的哈吉,他凭借身体优势和顽强作风成为防线上不可或缺的人物。比较而言,即使技术意识上佳的内托、卡通戈,也因为“全攻全守”肩负着回防的使命,要在中后场拼命奔跑。所以,这两位得分手都曾因为一场比赛累积两张黄牌,遭遇过停赛。

这样的后果就是,中场失控的建业在进攻中杂乱无章,只能凭借定位球和外援的个人能力撞大运。一旦破门无望,导致后防线压力重重,就很容易造成“要进几个随你”的惨败。

弗洛雷斯的足球才能早已得到河南球迷和球员的广泛认同,队长陆峰更是在赛季前主动让出了10号球衣。但维斯雷恩却坚持不让他成为先发主力,坚持不让他打前腰位置,也就是不让他成为建业队的进攻组织核心,与其说这是因为弗洛雷斯的防守能力差,还不如说他的踢法是对维斯雷恩整个战术体系的否定。

造成这个狼狈不堪的局面,不仅仅是外援和外教的失败,还是建业俱乐部在选帅时朝三暮四造成的恶果。回想起2009年夺得中超季军的那个赛季,有一次到合肥参加“江河绿化杯”,甫一亮相,建业的表现便震撼了央视的评论嘉宾:“这脚下活比广州队还细。”人们惊诧,一直以作风顽强著称的建业足球,居然还有这么一支充满技术韵味和阳刚之气的青年近卫军。

如今呢?经过多任不同国籍、不同风格的主帅调教,建业沦为了四不像,抽风般大起大落的战绩也就不足为奇了。而沦为牺牲品的又何止一个阿根廷外援?(郭奋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