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小区裸背拍照网红:为自己拍照行为影响孩子而道歉

3月28日,钱江晚报·小时新闻《杭州一奥体红盘里不少网红裸背拍照,有宝妈担心带坏孩子,物业:这事还真有点难办》(此前新闻报道),在网络发酵,登上全国热搜第一,配图的两张照片为一名女网红身穿黄色吊带,有人在为她整理衣物以及一名女网红跪坐在塑胶场上穿粉色制服拍照。经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采访,两张照片中的女网红为同一人。

她叫程儿,对于自己拍照上热搜这件事儿,她惊讶中带着抱歉:对打扰行为致歉。

她称自己来杭时间不久,从今年开始住在杭州奥体附近的长龙领航城小区。她的主业是车模,不过今年疫情反复,只能待在家里“拍拍日常”,更新社交账号的照片。

“我对打扰到其他业主的行为表示抱歉。”程儿说。她表示在拍照时没有注意到有小朋友在一旁玩耍,“要是当时有不悦的业主提醒我不要再拍就好了”。面对部分微博网友的评论,她也想说一声“不好意思”。

程儿一开始以为是抖音热搜,因为自己的账号偶尔会上热门。在被告知是微博热搜之后,程儿翻了翻,找到了第二十条也没找到自己,她又问了问,才惊觉热搜第一的新闻里,两张被打了马赛克的照片是自己日前拍摄的照片。程儿有点儿震惊。

程儿表示,她住在长龙领航城小区至今,拍过的照片不多,但都上了新闻。程儿觉得有些无奈,在她看来那些照片并非商用,而是用于她个人的社交账号分享。

程儿觉得出小区去拍照有些麻烦,就选择下楼在小区内拍一些生活日常照片,主要目的是“自己臭美一下”。一边介绍自己的情况,程儿一边向记者展示了一款和拍照时类似的衣服——绸缎材质的吊带裙,两个吊带在后背交叉,大概能露出半个后背。

“我清楚记得,我拍照的这两次,都没有人来提醒我不要拍了。”程儿回忆自己拍照的细节。

有网友留言说她把小朋友作为背景板,程儿说她自己那套黄裙子照片的所有背景都是树,并没有孩子入镜;而粉色JK制服(日本女子高中生制服)那套衣服的拍摄是在小区亲子广场的一角拍的,而摆出的姿势,只是想让摄影师从俯视的角度取塑胶地面的背景,没有其他意味的暗示。

据程儿的助理和摄影师估算,两次拍照的时间都不超过一个小时。那套粉色JK制服造型拍摄结束后,程儿就直接穿着那套衣服和助理顺便在亲子广场打了一会儿羽毛球。

“说实在的,幸好我看到新闻上说拍下我那个姿势的是个宝妈。要是什么陌生人,抓拍我不雅的瞬间,我心里也会不舒服。”程儿表示,她希望邻里之间能相互理解、和睦相处。

长龙领航城小区内开阔的地方不太多,除了亲子广场和亭子,每个单元楼之间都是蜿蜒的小路和大面积的绿化带。程儿平时经常在亲子广场跳绳,这是她在疫情期间保持身材的好方法。偶尔遇到小孩儿带着篮球下楼,程儿也会受邀和孩子一起拍球或是打羽毛球。有一次,程儿看见小孩卡在了滑梯中间,还帮着把孩子“解救”下来。“孩子们喜欢和我玩儿,我觉得自己可能没给他们带来那么坏的影响吧。”程儿说。

程儿是沈阳人,除了网红、主播、车模的身份外,她自称还在读硕士研究生。程儿在沈阳城市学院(编者注:据该校官网,沈阳城市学院为民办普通高等院校,成立于2001年)读建筑学。建筑学本科五年制毕业后,程儿随着班上的大部分同学考研。

上大学后,程儿开了一个自己的摄影工作室,工作室的几个姑娘互相给对方拍样片,接校园写真的生意。

为什么会选择住长龙领航城小区?程儿是去年12月末刚刚搬进小区的,平时很少和小区的其他邻居打交道,住进这个小区,也是有网红朋友推荐。小区里的网红很多,但程儿熟的是两个男网红,其余的邻居,她就不认识了。

不过程儿最引以为傲的还是她的车模身份。从大三开始,因为工作室自己的样片被经纪人看到,程儿就迈入车模圈子。当车模对程儿而言,既是免费的城市旅行,又是外快收入,在她心里前者比后者更重要。一场车展下来,车模的工资只有1万到2万元,而车展的周期最短也有3~5天,长的有10多天。

因为疫情反复,程儿上网课,写论文,准备毕业答辩,同时尝试直播,每晚只播两个小时。

“说话的音量也就是咱俩今天聊天的一半都不到。”程儿对记者笑着说。因为“运气好”,在抖音和快手都播过的程儿,已经拿过不少直播奖项,她给自己定义为“颜值主播”。

程儿的社交账号照片下,有不少是“性感”的评论。对这些,程儿觉得很正常,她就是颜值和身材路线的主播。“评论里有人说,人家平时拍更露的你还没看见呢。这个我不赞同,因为这种平台都有限制,你露得稍微多一点,就有封号风险。”程儿解释。

一处位于亲子广场的一角,距离儿童设施的位置较远,但确实有不少孩子从此经过。另一处在开阔的凉亭边,程儿躺在石头上,从小河的对岸确实能够看到她拍摄的全过程。